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97|回復: 12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二章 精心策劃的騙局︱業報輪迴說的基本概念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5-27 11:09: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 第二章


精心策劃的騙局︱業報輪迴說的基本概念



  原本的動機並不是要用來欺騙所有世人的,但是,事實證明:這個精心策劃的騙局卻欺騙了世人超過2800年以上,沒有人能明確的指認真正的主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個集團型的詐騙,最離奇的是:所有被害人竟然也成為共犯?

  一般人對於「業報輪迴說」的聽聞、了解甚至信仰,若非來自佛教就是來自印度教,但是當我們要探索「業報輪迴說」時,除了佛教的大量演繹,主要的重點還是在印度教,而真正的關鍵則必須追溯到「婆羅門教」、「吠陀教」以至更早的「印度河古文明」。

  有相當的考古證據顯示:早在雅利安人入侵印度以前,當地土著的「澳族」和「達羅毗荼族」就已經有「輪迴」的思想,但是還很簡單原始,並沒有很精確完整的架構,甚至只是一種很模糊的思想概念而已(參見附註1)。但是,這個思想概念後來卻意外的被入侵的雅利安統治者所利用,甚至被加以精心策劃,變成了「以夷制夷」的強效統治工具,而且在將近一千年間(BC1500|500年)的不斷分工、增益、修正進化之後,不但變成「婆羅門教」(包括後期的「印度教」);甚至也成了佛教及耆那教的基本教義,其地位的重要性相當於這些八門派「印度教」的龍骨,一旦被抽除,任何一派將立即土崩瓦解,無法存在。

  在深入揭穿這個純人為精心策劃的千古騙局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雅利安這個民族;他們是白種的遊牧民族,後來分為一支向西北方遷徙的「印歐雅利安民族」和另一支向東南及南方遷徙的「印伊雅利安民族」,後者曾在中亞的阿富汗、伊朗地區遊牧,並受到伊朗文化的影響,當西元前1500年左右,他們強大到足以跨過印度西北方的山口入侵印度河流域,並征服當地的原始居民之後,很快的擴張領土並逐漸定居下來,變成半農耕半畜牧的生活方式,成了穩固的統治者,而原本文明程度明明較高的原住民(澳族與達族)反而淪落為奴隸階段。

  雖然,這支信仰「吠陀」的雅利安人也吸收了原住民的部份文明,並且以詩歌唱誦的方式留下了四部吠陀而開始了印度史上的「吠陀時代」,但是,他們的信仰方面卻仍保留了遊牧民族多神崇拜及殺生獻祭的傳統。因為遊牧民族通常是逐水草而居,沒有固定的屋舍和繁雜的傢俱,最大的財富就是牧養的牲口,同時最不缺乏也是各種牲口,所以他們每
擷取04.PNG
逢向各種神祇獻祭時,主要供品當然是各種的牲口,而且除了燔祭,還有血祭,而後者的規模是極大的,有時會一口氣宰殺成千上萬頭的大小牲口(這種看似血腥殘忍的場面,迄今在以正統印度教信仰自居的尼泊爾境內很常見,只要每逢星期二、六兩天就有這種公開血祭的場面,每年十月至十一月間的「嘉蒂麥女神節」時,屠殺的大型牲口甚至可以高達六、七千隻頭甚至上萬頭以上,禽類更是不計其數,而在印度各地也有,尤其是祭祀「迦莉女神」的廟宇,今日規模尚且如此之大,古代那就更可觀了,而且最令人髮指的是竟然還有「活人祭」,包括被迫的和自願的,一直到英國統治時期才明令廢止,但是,迄今還是時有所聞)。

  當然,在這種經常宰殺牲口向神祇獻祭的遊牧民族原始信仰中,基本上是不會產生「殺生是罪業」這種觀念的,甚至恰好相反的,以牲禮獻祭是為了討神祇歡心或平息神祇怒火的最佳方式,而獻祭有時也用來向神祇懺悔以補贖單一個人或一個家族的某種過失,因此「殺生有罪業」在早期吠陀時期是根本不存在的觀念。甚至即使時至今日,印度教和佛教及耆那教之間仍然是存有極大歧見的;今日所有的印度教都是主張素食,所以比較不殺生的,但是仍然有許多印度教派卻依舊把祭祀神祇而宰殺牲口的行為視為例外(因為在「摩奴法典」中明文規定為祭祀而宰殺的飛禽走獸統統都不算殺生,也沒有「業」)。

  往往當我們談到「業報」時,都免不了會提到「罪業」,然而實際上,「罪」和「業」是不同的,「罪」幾乎都會形成「業」而被認為會遭到「業報」,但是「業」卻並不等同於「罪」,因為「業」是指我們一切的思想和行為,佛教才會有「身、口、意業」的說法,但是其中也有所謂的「不記業」,就是不會形成罪的「業」。
擷取05.PNG
  也因此,在早期吠陀教時期,當然有「罪」的觀念,可是並沒有「業」和「業報」的觀念,當然也就不可能形成「業報輪迴說」。

  在印度地區,最早的靈魂不滅和死後世界觀念當然是原住民的「輪迴觀」,後來的雅利安人統治時期,是以「五火二道」的觀念來呈現,「五火」是五種祭祀,「二道」指的是「天神道」和「祖靈道」,那時的死後世界毋寧是快樂美好的,而且二道之間的差別,竟然是在祭祀的差別上,而非人們生前的善惡行為或者善惡心念,那些都不構成絕對條件,真正關鍵是在於是否曾經完整正確的向「火神阿耆尼」做過虔誠的祭祀儀式?


  「二道輪迴」怎樣變成「三道輪迴」的?


  不過無論如何,死後如果能進入「天神道」當然最好,再不濟也還能去「祖靈道」與自己的先人團聚,那時不但沒有恐怖痛苦的「地獄」在等著酷刑伺候罪人惡人,甚至也沒有餓鬼道、畜牲道在等候使人受苦,甚至也不用再來紛紛擾擾的人世間走幾趟。

  後來不信仰吠陀的第二支雅安利人入侵到了現今的恆河流域,並且欣然的和當地原始土著交流通婚,並形成了「維特亞族」,他們所留下的後期「阿達婆吠陀經」成了代表,幾乎和之前的那三部吠陀經在內容上是大異其趣的,其中包含了巫術及占卜等原住民文化的成份,同時最重要的是有了「地獄」的觀念,不過,當時也只是最初始的概念而已,直到更晚的「奧義書」時代,才真正被確定起來。

  於是,發展成了由「耶摩天」分身為二,其中之一變現為「閻摩」(閻羅王)來掌管地獄。這種轉變和增益可以相信是雅利安人由遊牧完全改變為農耕定居生活之後,社會關係越加緊密複雜化之後的一種必然進化,因為人們思想也不再像遊牧生活那麼單純樂觀, 擷取06.PNG
而貧富差距加大,也增加了犯罪行為或者相異的思想觀念,除了法律,宗教上的嚇阻教義也隨之產生,也逐漸形成了「四生三道」的觀念,但是,雖然在「天神道」、「祖靈道」之外增加了一個「地獄道」,把死後的世界多了一個壞的歸宿,但是,這仍然只能算是「轉世」觀念,而不是真正「輪迴」的思想建立。

一直到真正「婆羅門教」建立,「種姓制度」奠定基礎,三大綱領建立(吠陀天啟,婆羅門至上,祭祀萬能)之後,為了鞏固「種姓制度」,「業報輪迴」的觀念才適時的產生,而且完全是出於人為的精心策劃。

  在更深入探討之前,我們先來看看一則中國古老的小笑話;有個富有的員外,家中僕役眾多,各司其職,一個炎炎夏日午後,員外在庭院中乘涼,仍然全身冒汗難擋褥暑,於是命一名僕役站在身後用大蒲扇幫他搧涼;過了一會兒;員外感到不那麼熱了,伸手在身上頭上摸了摸,對身後的僕役說:「嘿!真是奇妙,我身上的汗統統不見了!」,身後的僕役大概跟隨員外多年,摸清了他的脾氣是經得起一些小玩笑的,就戲謔的道:「老爺身上的汗統統飛到小的身上來了!」

  當然,如果這僕役心裡要想到:「奇怪?同樣是人,為什麼老爺就能乘涼享福,而我卻要幫他用力搧扇,弄得自己滿身大汗,疲累不堪呢?」,而這員外老爺要是能知道僕役心裡在想什麼,可能也會回一句老話:「雞吃穀來牛吃草,命運造化不同囉!」

  是的!中國還有一句老話道:「有福之人人服事,無福之人服事人!」

  用這種「宿命論」、「業報觀」是在民智未開時代最適合用來欺騙社會大眾,尤其是終身勞苦難得溫飽的人。

  在雅利安人入侵並統治印度之前,這塊土地上的原住民是以農為生,樂天知足的,但是被雅利安人征服之後,他們地位低落成了奴隸,只能成為供統治階級驅使的勞苦無產階級,而雅利安人為了寡佔財富,鞏固權力,所以由婆羅門僧侶和剎帝利貴族互相勾結,宗教賜予王公貴族君權神授的統治權力,而王公貴族以武力保護僧侶及寺廟的安全與權威,而一般平民(吠舍)則或製造或經商來創造財富並繳稅給王公貴族,奉獻金錢獻禮給神祇及僧侶,而最底層的奴隸階級首陀羅則終生貢獻最辛勤的勞力,從事農耕和畜牧之類的生產活動,或者其他需要密集勞力的工作,至於賤民,則從事最骯髒、危險、卑賤不堪的工作。

  這樣不平等的階級劃分又是世襲的,能夠讓所有人民心服口服的接受嗎?單單靠政府的威權和軍隊的武力就能嚇阻反對行動及異議思想言論嗎?

  當然不行!再笨的人也知道人民的力量是不可遏阻的,所以一種既可以箝制言論,又能愚民思想的有效方法在政教緊密勾結和精心策劃下應運而生,那就是「業報輪迴說」,構想很簡單;人為什麼有不同的階級?為什麼有貧富貴賤之分?天生的!命運註定的!根據的是持續不輟的前世「業力」,行善和作惡以及對宗教的虔誠與否,都會形成善惡不同的「業因」,然後在今生會遭到應有的「業報」;最善的最虔誠的會轉生「天神道」,次等的轉生「祖靈道」,為惡的轉生「地獄道」,但是轉生「祖靈道」原本「永生」的觀念又受 擷取07.PNG
到「祭祀萬能綱領」的牽制,變得並非永久,在那兒生活一陣子又會轉生人間,主要是根據後世子孫祭祀是否虔誠不斷,一旦中斷,「祖靈」就會轉生人間,又分別轉生為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不同階級(註:這個時期的觀念,人死之後仍然只有三道去處,並不能直接轉生人世間的,而且賤民不屬於這個轉生系統的)。


  「三道輪迴」怎樣增胖成「六道輪迴」的?


不過,與我們現今所知的「業報輪迴說」相比,最特別的是古印度婆羅門教時期不是眾生一起大輪迴的,其中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這三個階級屬於「再生族」,可以輪迴轉世,而奴隸首陀羅則是「一生族」,死後就煙消雲散不再輪迴轉世或者頂多是轉生成為畜牲而己,而賤民死後的命運也是一樣。

  單單這樣的「業報輪迴說」還不夠,後來還特別假托人類創造者「摩奴大神」之名,編造了一部「摩奴法典」,不但嚴格的界定了四大種姓的分別,更規範了詳細的權利義務,還有非常嚴苛繁瑣的罰則條文,基本上這是一本超越國家法律之上的宗教法,不只是被統治階級,連婆羅門自身也要遵守這部法典;至此,在釋迦牟尼出生之前,「業報」觀念和種姓制度已經相輔相成的實施了幾百年,但是,婆羅門教系統的「輪迴」觀念仍然只有三道,而不是後來佛教所自行增加的「五趣六道」。

  不過,最值得深思的是,「輪迴」原本是印度河古文明的原始觀念,卻因為政治因素,被統治階級的雅利安人在千年之後添加了「業」的觀念,經過了人為的精心策劃,架構出「業報輪迴說」,用來支撐「種姓制度」的不平等統治,而形成這種「輪迴」觀念的原住民卻因為膚色問題淪落為最底層的奴隸階級,結果本身反而被列為不能再輪迴的「一生族」(但是,也正因為統治階級巧妙的運用了原住民傳統「輪迴」觀念為藍本,精心策劃出來這套「輪迴機制」是非常有效的愚民方式,而且是政教合一同時進行的)。

  不過,從西元前開始迄今,印度的奴隸階級和賤民雖然有認命的也有不認命的,但是至少不曾造成任何大規模「抗暴」行動而威脅到政權過,倒是有些奴隸和賤民只是不認同自己「一生族」的規定,仍然勞苦工作,行善並虔誠信仰,仍然抱持一絲希望,死後能再轉生,並且是希望來世是轉生到更高的種姓階層,享受較好的生活。

  本篇主題是要闡述「業」的觀念以至現象不是自然形成的,甚至在發源地的印度也不是從吠陀時代就有的,而是起始於種姓制度實施之後。而「業報輪迴說」根本就是一場精心策劃出來的騙局。遺憾又古怪的是:古來婆羅門和剎帝利這些既得利益者及平民、奴隸、賤民這些貧苦的受害者,居然都因為宗教信仰的因素,一起成了推動這個人為機制的共犯!

  而佛教承繼了這個思想體系又增益成了「五趣六道輪迴說」,更擴大了「業報」的涵蓋範圍;而且在「殺生獻祭」是否是罪業,和印度教其他派別出現了截然不同的分歧,那麼?那一派的「業報」主張才是對的呢?

  其實:統統都是錯的,起始於欺騙,迄今仍是欺騙!
擷取08.PNG
詳細分析將在本書各章節一一論述。


附註1.一般談到「輪迴」,通常也會說「輪迴轉世」;但是,「輪迴」這個名詞是廣義的,可以涵蓋「輪迴」和「轉世」,如果用做簡稱,是可以的,不過,若要深入探究時,就有必要做一個明確的區別;因為「輪迴」是「輪迴」,「轉世」是「轉世」,兩者並不相同。先說「輪迴」,這是指人在死後,靈魂再次投胎為人,繼續下一個新的人生,就是「再世為人」的意思,所以輪迴的「迴」字有「再回來」的意思,而「輪」則有「一再重複、多次」和「轉變」的意思。但是,「轉世」就不同了,「轉世」原本完全沒有任何再次回來人間「再世為人」的意思,而是指人在死後;靈魂前往另一個不同的世界去繼續生活,這其中並沒有「重生」或者需要經過投胎的過程,因為「轉世」只是靈魂的遷徙而已。也因此,在印度原住民所謂的「原始輪迴」思想中,是傾向「再次投胎、再世為人」的意思,是不是也有靈魂遷徙續存於其他世界的觀念,目前並不清楚,也恐怕很難知曉了,不過,以筆者長期從事「靈魂學」研究的認知;「再次投胎、再世為人」的「輪迴」應該是先有偶發性的實例,被印度原住民察覺到之後,慢慢形成這種觀念,而不是反向的突然有「輪迴觀念」然後形成事實,也不是單純只是一種抽象的概念而已。而「轉世」則大不相同,因為「轉世」只是靈魂的遷徙而已,在印度教的「五火二道說」或再衍生出來的「四生三道說」,不論死後的靈魂是升入「天道」、「祖靈道」,或者墜入「地獄道」,這種遷徙改變,並沒有任何「再回來人間」或者多次重複的意思。所以不能稱為「輪迴」,也因此,印度教的「五火二道」或「四生三道」都只能稱為「轉世說」,而不是單純「輪迴」說;因為一旦升入「天道」就等於是永生了,也不再回來或遷徙其他世界,原本升入「祖靈道」的靈魂也是這樣的,是和祖先永遠生活在快樂的「祖靈世界」,同樣不再回來或遷徙的。但是,到了後來婆羅門僧侶卻又進一步發展出「天道永生;祖靈道未必能夠永生」的說法,關鍵竟然是要視後世子孫的祭祀是否正確;是否持續不斷而定,就是說只要後世子孫祭祀不斷(有如中國所說的香火不斷),祖先就能永遠生活在「祖靈世界」中,否則,就有可能必須「再次投胎、再世為人」來受人間諸苦。當然這個改變也被規定在「摩奴法典」之中,也當然是那些心懷叵測的婆羅門僧侶出於有目的的捏造,因為這樣,由他們一手壟斷的祭祀儀式才能變得「生意興隆,名利雙收」。同樣的,由這樣的「突然改變規定」,也可以看出「輪迴轉世機制」當然不是自然的,而是人為編造出來的。此外,佛教的釋迦牟尼不但承繼了印度教的「輪迴轉世說」,更擴大解釋為「六道輪迴」,不論釋迦牟尼是否因為神通廣大可以覺察到靈魂「轉世」和「輪迴」的事實,但是,「六道輪迴」同樣還是有許多是「人為編造」的成份存在,事實真相歷歷可證,「人為編造的事實」不是「宗教本位主義」可以反駁的,「真相」也是不容強行抹殺的。所以,必須釐清的完整發展脈絡是;印度原住民有「輪迴」的原始觀念,入侵的統治者「雅利安人」有的是「轉世」說,一開始並沒有強調「一再投胎、再世為人」的輪迴說;到了婆羅門教時期才人為改變有了「再世為人」的輪迴加其他三道的「轉世說」;這時才形成「輪迴轉世」的教義,而釋迦牟尼則完全承繼這個印度教的教義,不但沒有刪減,反而是依樣畫葫蘆自行創造增加另外三道,因而形成了「六道輪迴轉世」論,而且還加入印度教沒有提到過的「轉生」或「往生」論;認為人死後,除非達到涅盤境界,否則都要受「輪迴轉世」之苦,而且觀念已經不是「靈魂遷徙」,而是經由投胎出生在六種不同的世界;並且也否定了「天道永生說」,認為「天道」的居民,一旦福報享盡,一樣又要重新洗牌,再次「輪迴重新投胎到不同」的其他各道。從佛教本位主義觀點,可以說成「釋迦牟尼的發見」,但是,從學術研究上,那仍然只是他自己個人的編造,這點在「作為」上和編造「二道說、三道說、地獄說」的婆羅門僧侶是毫無二致的。


     附註2.「婆羅門教」從原本「五火二道」修正為「四生三道」時,之所以會把「地獄道」加進來,其實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就是「順世派」的興起,因為,既然有所謂的「一生族」,只有今生,沒有來世,反正如何行善和虔誠信仰也不可能轉生天道或祖靈道,而作惡除了今生法律的制裁,僥倖逍遙法外的也不用擔心來世的果報,所以,必然產生了「人死燈滅,即時行樂」的想法;懶散、頹廢甚至醉生夢死或者作姦犯科只求今生的享受;這樣的觀念和行為當然是上層統治階級所不樂見的,而「再生族」和「一生族」既然是人為宗教上的界定,當然也只有從宗教上來做補救才能奏效,所以,又從「阿達婆吠陀」中複製了「地獄」觀念,加以擴大解釋,與其他二道三足鼎立為定調的「四生三道」說。而用意則是以「地獄」的恐怖酷刑來嚇阻「一生族」的絕望偏激思想行為,但是,從這點同樣又提供了一個『人為』精心策劃的鐵證,「輪迴轉世」真的只是源自一個政教勾結,分贓自肥的騙局。


擷取09.PNG
發表於 2017-5-28 07:34: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为了巩固统治,真的啥都可以编。

發表於 2017-5-28 23:42:5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很懷疑,除了政教騙局,我們是不是還被其他騙局欺瞞著? 騙局.png

發表於 2017-5-29 01:36:45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多哦!但宗教是祖師爺,徒子徒孫很多,所以從宗教先著手。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7-7-13 21:47: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2431444129 於 2017-7-13 22:00 編輯

肤浅可笑、大愚若智、智慧学识不深、无实证修持经验,既不深研佛法,又不懂现代科学的狂人。释迦牟尼应时代解密,以当时情况说法更易被接受。涅槃前说此身未传法,皆是空拳诳小儿。一切智慧只有证悟自了才透彻。不可说不可说。说了众生也不懂,要说也没文字表达。

 樓主| 發表於 2017-7-14 01:30:39 | 顯示全部樓層
2431444129 發表於 2017-7-13 21:47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如果你也是「眾生」顯然你也在「不懂」之列;既然自己都不懂,又有什麼資格來教訓其他「不懂」的眾生呢?

發表於 2017-7-14 12:14:57 | 顯示全部樓層
2431444129 發表於 2017-7-13 21:47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哪來的二貨?連中文都不利索,還佛學?

發表於 2017-7-14 18:57:21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什麽他要來辯解?因為張老師研究的事實,正足以推翻他所憑借的一切,否定了他的一切...他無法承認或接受自己應該面對否定自己的殘酷?

佛教徒面對歷史錯誤,只是進行一些合理的修正或必要的調整,這樣做會大於面子被驳?搞不懂,這麽好面子?是利益還是...既然生不带來,死不带去,什麽又是修為呢?

發表於 2017-7-14 19:09:44 | 顯示全部樓層
rexchang 發表於 2017-5-28 23:42
我很懷疑,除了政教騙局,我們是不是還被其他騙局欺瞞著?

確實,非常多。各理論最初發展應不是騙,出發點多數是正確的,但無一例外的都會慢慢走偏,結果就出現了反結果。為什麽會走偏呢?我以教育理論為例。

考試設計,本為促進社會不同階級的公平流動,使得人人都有往上流動的機會,去補償由於天生不同(家庭、環境),造成的資源分配不公。長期以來,大家也如此認知,實則不然——教育實際被特定階級所固化、甚至壟斷的。原因竟也是考試,因為出題人若非教授,或就是該領域專家,而如果他們因此懷揣私心?我指的不是泄題的低層次問題,而是結構性的問題複製。

比如教授的孩子,一般來講學業都不會太差。因為自己是教授,在經濟能力或對教育認知,容或有更專業的看法,並投資於子代。所以,教授(只是比方)的下一代成為資優生的機率是很高的,既然成為資優生,那麽又會獲得比其他普通生更多的教育資源投入。最後,強強聯合又成為教授2.0,再主導所謂的公平考試,無疑就是一道牆,固化特定階級,一般人難以察覺,反認為考試「公平」。改正方式即—避免一試定終生。

社會制度有些問題,無疑是同理心與同情心的區別。真正的同理心,在於能够體察他人感覺,並因此感同身受,反之,就成了只是擅於解讀他人情感弱點而已。與此同時,如果又不能對他人感同身受的話,這種覺察能力就成了掠奪工具。這樣的同理,更近似同情而已,不會把對別人的理解,轉變成彼此成熟的感情,本能的在淺薄層次運作,讓人覺得被打量而不是獲得同理。

自然誠實面對自己感覺並不容易(也許好、也有壞),但這才是健全的同理心者,制度也才能避免偏差。其他如宗教、社會、法律、政治也都是喔!

發表於 2017-7-15 09:47: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楼上的好善良,高推圣境与鸵鸟何异?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